超2000億元巨無霸大基金出爐,開始芯片大掃貨

2019-10-31

國家大基金二期的出資人包括財政部、國開金融有限公司、中國煙草總公司、重慶戰略性新興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武漢光谷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江蘇疌泉集成電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廣州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二期共涉及股東27位,均為企業法人類型。

芯片投資即將迎來黃金時代?集成電路,也常被直接稱作“芯片”,一直以來,芯片產業被譽為嵌在王冠的明珠,是制造業的金字塔尖,也是VC/PE們密切關注的領域,尤其在去年的“中興事件”之后,中國芯片行業的問題再度被拎到臺面上。

如今,規模超2000億的國家大基金二期出爐,不但在半導體圈內引發轟動,也震撼了關注半導體產業的VC/PE投資人。

2000億大基金二期塵埃落定

背后最全LP圖譜:創投市場的大金主

相對來說,國家大基金二期資金結構較為豐富。央企資金,地方政府背景資金和民營資金等悉數亮相。

企查查數據顯示,國家大基金二期共有27位股東,均為企業法人。其中,不乏國內三大運營商的身影,三家合計認繳125億元。中國移動旗下中移資本控股有限責任公司認繳100億元、中國電信集團有限公司認繳15億元、聯通旗下聯通資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認繳10億元。

從股權上看,國家大基金二期持股5%以上的股東有8位。財政部是第一大股東,出資225億元占股11.02%,其余幾家分別為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10.78%)、浙江富浙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有限公司(7.35%)、上海國盛(集團)有限公司(7.35%)、中國煙草總公司(7.35%)、重慶戰略性新興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7.35%)、成都天府國集投資有限公司(7.35%)和武漢光谷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7.35%)。

根據企查查,投資界(ID:pedaily2012)梳理了國家大基金二期背后股東及出資情況,如下:

國家大基金二期背后LP個個來頭不小。其中,國開金融國開行的全資子公司,主要從事投資和投資管理業務,注冊資本約606億元人民幣,是中國注冊資本額最大的人民幣綜合投資機構。官網顯示,截至2017年末,國開金融總資產1362億元,管理資產近2800億元,累計投資約580個項目,累計對外投資約2680億元。

廣州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廣州基金”)則是廣州市委、市政府為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放大財政資金引導效應、帶動社會投資、強化區域金融中心地位而專門成立的產業投融資平臺。截至2018年底,簽約基金規模3200億元,管理規模1390億元。

北京亦莊國際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亦莊國投”),是一家以服務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為使命的國有投資公司。截至2019年9月,公司資產總額超577億元,所有者權益總額超442億元。亦莊國投重點聚焦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和大健康、新能源智能汽車、機器人和智能制造等開發區主導產業。

國家大基金二期將投向何處,圈內尤為關注。關于此事,《關于征集浙江省數字經濟產業投資基金項目的通知》中曾提到過,二期主要聚焦集成電路產業鏈布局,重點投向芯片制造及設備材料、芯片設計、封裝測試等產業鏈環節,支持行業內骨干龍頭企業做大做強

投向覆蓋上中下游,這與國家大基金總裁丁文武的觀點不謀而合。就在上個月,他剛剛提到,要“打造一個集成電路產業鏈供應體系,每個環節要與用戶有機地結合起來,尤其是國產裝備、材料這些方面。只有這樣,才能實現自主可控。”據媒體報道,有業內人士預計,國家大基金二期或于今年11月開始投資。

大基金一期投資版圖出爐:

累計投資約70個項目,500億投向了IC制造

回顧國家大基金一期,要從五年前說起。

2014年9月,為扶持中國本土芯片產業,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即國家大基金)一期正式成立,在中央財政、國開金融、亦莊國際等雄厚資方與中國移動中國電子、中國電科等實力企業的聯合推動下,最終募集資金規模高達1387億人民幣,相比于計劃募集的1200億,超募了15.6%。

國家資本的登場,仿佛是照進中國芯片產業的一束光,也讓長期依賴國外廠商的芯片行業看到了新的希望,而國家大基金一期也不負使命,迅速在芯片市場展開了大規模的布局。根據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投資界(ID:pedaily2012)梳理了國家大基金一期投資情況,如下:

據投資界不完全統計,國家大基金一期投資所涉領域十分廣闊,涵蓋了IC制造、IC設計、封測業、半導體材料、半導體設備、產業生態建設等方方面面。其中約有500億的資金投向了IC制造,幾乎占據了一期基金投資的半壁江山,尤其是2016年12月針對長江存儲的投資,規模高達190億,在國家大基金一期所披露的投資案例中,可謂絕無僅有。

截至今年9月,國家大基金一期共撬動地方及社會資金5145 億元,公開投資公司23家,未公開投資公司29家,累計投資項目約有70個。而在20家左右已經上市的投資標的中,約有10家上市公司為國家大基金一期獲得了正收益。

國家大基金一期也投出了一些代表案例。比如北方華創,作為A股集成電路裝備龍頭企業,北方華創為國家大基金創造了241%的投資收益,在二級市場獲得正收益的企業中,排名第一。而在其之外,也還有包括士蘭微、兆易創新等在內的5家上市公司,投資收益超過了90%。

到目前為止,國家大基金一期的投資成績單陸續出爐。或盈或虧,都是投資常態,重要的是其對中國芯片制造的激勵與推動。某業界人士對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表示,“由于一期投資范圍大小不一,有像支持存儲芯片的大投入,也有扶持中小項目的雨露均沾,因此短時間內還需要市場消化。”

卡脖子了,發展芯片產業箭在弦上

這是投資芯片的黃金時代?

好風憑借力。近年來,一系列鼓勵扶持政策紛紛出臺,一度將發展芯片產業提升至國家戰略高度上。

2014年6月,國務院發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提出設立國家產業投資基金;2018年3月,國家財政部《關于集成電路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為部分企業減免所得稅,鼓勵新建芯片生產企業,優化產業結構;2019年5月,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集成電路設計和軟件產業企業所得稅政策的公告》,提出依法成立且符合條件的集成電路設計企業和軟件企業,延續“兩免三減半”政策。

過去十年,我國的集成電路產業某種程度上受制于人,高度依賴進口。wind數據顯示,2008-2018 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量和進口額從 1354 億塊和 1292.72 億美元到 4059 億塊和 3104 億美元。中國集成電路出口量和出口額則從 2008 年的 485 億塊和 244 億美元到 2018 年的 2103 億塊和 837 億 美元。雖然二者都在增長,但自2015年以來,中國芯片的進口額就超越了原油和大宗商品,成為我國第一大進口商品。

對此,有投資人曾算了一筆賬,“今年進口芯片的技術是3千億美金,將近2萬億人民幣,我們自給自足是8%左右,不到10%,所以有巨大的進口替代的空間,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兩年接連遭遇“卡脖子”事件也讓發展芯片箭在弦上。于是,芯片投資猝不及防地火了,不僅吸引眾多投資人入場,互聯網大廠對于發展底層技術這件事也要親力親為。9月份,阿里巴巴剛剛在云棲大會上展示了第一顆自研芯片。

VC/PE警惕估值泡沫

這行業,第三、第四名是活不下去的

此時,國家大基金二期恰逢其會地接棒,或許會讓芯片投資有更多故事可講。

芯片投資有多重要?在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當口,大數據、互聯網、5G、人工智能等數字經濟的相關領域,都離不開集成電路。

過去幾年,政策和國家大基金一期撬動的5145億資金成了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最大靠山,行業得以快速發展。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市場規模從2013年的2508.5億增長到2018年的6532億元,同比增長率持續保持在20%左右。

盡管前景廣闊,但芯片投資這塊“骨頭”卻不怎么好啃。不少經驗豐富的投資人都曾踩過坑,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就曾感慨,“我們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們投了好幾個都血本無歸,也算是為中國科技創新貢獻了一份力量。”

對此,一位芯片公司創始人指出原因,“投資人踩坑主要是因為市場成長的速度沒有投資人想象的那么快,估值推得過高。”火熱之下,芯片投資泛起了泡沫。

這個行業頭部效應明顯。“半導體行業屬于頭部聚集型行業,第一名會占到80-90%的市場份額,第二名幾乎處于不掙錢的狀態,第三、第四是虧得血本無歸、準備倒閉的階段。”該創始人對投資界(ID:pedaily2012)表示。

此外,芯片產業投資周期長、流程復雜的特點,要求投資者有極大的耐心和毅力,這都令投資人生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受。

這種情況下,國家大基金兼具產業引導與投資雙重任務,更加任重道遠。如今國家大基金二期成立,顯示了國家支持集成電路產業的決心,這筆巨額資金來得及時,將會在產業界和資本界掀起巨大波瀾。

(投資界)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六和才彩特码资料四肖